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井雾石

以诚会友、抒发情感、取长补短、品味人生

 
 
 

日志

 
 

《雾石小传》第十二章、县委副职【原创】  

2014-03-23 09:48:18|  分类: 自传【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呼玛县委副书记

 

19945月,地委常委任命,我为呼玛县委副书记。

199512月省未成年保护委员会,先进个人奖;

199512月地委、行署,年度优秀公务员奖;

19963月地区“双学双比巾帼建功竞赛活动”领导小组,两项活动好领导奖。

 

    1、脱颖而出

年初县委换届时,一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在选举县委委员时落选。四月份地委组织部副部长率考核组,到呼玛县考察选拔县委副书记人选,在科级干部推荐大会上,县委书记和地委组织部副部长进行了动员,提出了推荐条件:四十岁左右,有群团工作经验,在乡镇当过党务工作领导经历,懂得农业农村工作,大专以上文化,品行作风端正,现在副处级岗位工作的。我在下面听得清楚,很多人在议论:“这些条件就侯建国够。”“选吧,这个副书记早就应该是侯建国的”。

任职前地委副书记找我谈话:“呼玛县党政干部大会上,90%以上的人都推荐了你,好好干吧,不要辜负了地委和广大干部群众对你寄予的希望!”我坚定地说:“我会的,我已经投了自己一票!”。

 

  2、扑救火灾

1994年春季,我刚任呼玛县委副书记,到所包乡镇三卡乡工作。时逢大风干燥气候,忽有村民报警,黑山头村一农户家着火了!

我和乡干部,火速前往,见村里一农户起火,看得出是其家沤粪跑火,引燃木棍夹制的杖子,风助火势,连带牲口棚起火,导致住户房盖燃起大火。

人们都帮着起火的农户往外抢东西,我跳上一个仓房上面,高喊:“拆除杖子,截断火头!”乡干部和村民们醒悟过来,分别拆除了几处正在燃烧的杖子,防止了火势蔓延。就在大家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距离着火房屋四五十米元的两处住户的屋顶,啪啪打了两个耀眼的电火花,非常干燥的房盖轰然起火燃烧起来。我迅速挂了119火警电话,呼喊着指挥扑火,抢救农户财产。心想消防车从县城赶来得一个多小时,看来是指望不上了。三户房顶大火熊熊,离得最近的一户农户呼天号地,乱作一团。我跳下仓房,指挥几个年轻人爬上梯子,往烤的冒烟的房盖上泼水降温,其他人员往外搬东西。同时指挥干部群众都用小桶、水盆泼水救火,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就当大家都感到无望的时候,一阵西北冷风,刮来了阴云,下起了阵雨。天助人力,熊熊大火被控制住,火势明显减弱。消防车及时赶到,彻底处理了残火。

回到乡里,惊魂未定。酒桌上乡干部说我沉稳,指挥有序,这么大的风天,控制不住,不堪设想。还说那个离得最近的农户说:“多亏了那个留小胡子的人,让我们往房盖上泼水,要不我们的房子肯定也烧毁了!”我说:“还是感谢老天吧,我们积德了,天祝我们!”。

 

   3、酒后呓语

一天晚上在外面喝完酒,刚回到家里,电话铃就响了,以为是哪个小子邀我出去吃烧烤,不想出去就没接。一会又响了起来,我拿起电话,没好气地说:“那位?!”里面传来很温和的声音:“您是侯书记么?我是杜宇新那(地委书记)。”我第一反应是,哪个小子又跟我整事呢,于是大叫道:“你可别逗了,你还杜宇新,你咋不说你是岳奇峰呢?(省委书记)!”那面又说:“那你说我不是杜宇新,我是谁呀?”我自作聪明的说:“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指定是山上哪个哥们,赶紧把你的大名报上来!”里面停了一会问道:“我找你们县委书记有点事,你知道他电话号码么?”我告诉完电话号码,心里有些不安,纳闷了,真的是地委书记给我挂电话?知道我这个副书记电话,不知道县委书记电话?百思不得其解。

我这心里正忐忑着呢,电话铃又响了,我稳稳当当地“喂?”了一声,里面传来县委书记乐得上不来气的声音:“杜书记让我告诉你,他不知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了,他真的是杜宇新那!”。

稀有奇闻,竞相传递,一时间成了酒宴席间的趣谈笑料。呵呵,心大、酒量大、玩笑开得更大,不经意间,我也成了大兴安岭名人!

 

4、函授本科

在我任县委副书记、兼呼玛党校校长期间,针对呼玛县大部分科级干部都是“文革”期间的毕业生,文化水平较低的状况,为了提高广大干部的文化理论水平。我经多方面努力,积极争取,在呼玛县党校建立了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呼玛辅导站。

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掌握更丰富的知识,19958月我报考了中央党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专业, 经过认真的学习,于199712月毕业,获得了本科学历。 

在此期间我还承担了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大专班呼玛辅导站的授课任务。

 

5、儿子军训

儿子小学五年级时,学校组织军训,学生家长议论纷纷,“这么小的孩子,搞什么军训?”“大热的天,把孩子晒坏了!”“还买军装,搞什么名堂?!”儿子回来问我报不报名,我说:“当然要报名的,军训是培训孩子的纪律性和自我约束力,规范孩子的行为,磨练孩子的意志力,这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益的。”

校长和老师们广为宣传,县委副书记的儿子都报名了,军训轰轰烈烈地搞了起来。军训后的孩子们大不一样了,皮肤晒的黑油油的,往那一站笔直笔直的,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特别是自控能力,意志力明显的增强,不仅强健了身体,还培养了健康的心态。家长们大为夸赞,没想到孩子们身体好了,还更加懂事了。

 

6、医院改革

呼玛县医院是呼玛县的老大难,历史上计划经济时期,是由国家全额拨款单位。随着进入市场经济,国家又由部分拨款变为了停止拨款。县医院完全进入市场,确实难于生存,地方财政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每年拨付一定资金,勉强维持生存。

我从当组织部副部长时就深入县医院调查研究,后来当部长了还是我去,当县委副书记了,还是我的事。我想是领导对我的信任吧,其实没有人愿意去,更没有人解决得了。

我先后尝试了,派有经验的领导、派有魄力的领导、派有协调能力的领导等措施。可是,都没有奏效。我开始怀疑我们的思路有问题,想起邓小平有一句话:“一个不好的体制,迟早会把好人推向反面。”派进去的这些领导,都是非常优秀的科级干部,却都扭转不了局面。通过学习和研究,我感到市场经济面临的改革,更重要的、更本质的是体制改革。我带领医院的领导和职工,反复讨论面对市场经济的新情况,医院难以生存的症结所在。大家认为,经过多次调整领导班子的实践证明,寄希望于派入好的领导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世上根本就没有救世主,住家过日子,还得靠我们自己。

经过反复研究测算,一个民主选举院长,院长聘任副院长,副院长聘任科主任,科室核算、自负盈亏,企业化管理的新机制、新体制诞生了!

新的体制、新的机制,给医院注入了生机和活力。由于层层建立了责任制,各方面工作与职工自身利益紧密挂钩,增加了事业心与责任感,加之严密的监督机制。干部职工以医院为家,县医院面貌一新。

县长在常委会议上说:“侯建国这小子,不管遇上多难的事情,他总是能想出办法来。”我心里有的只是苦涩。

 

    7、文体活动

当上了县领导,什么活动都要领导带头。处级干部里,唯有我是既爱好文艺又爱好体育,各项文体活动,就理所当然的由我带头了。

大型歌咏比赛,我是机关队的领颂、领唱;文艺汇演,我是男生小合唱成员。

篮球比赛,我是县委队球员兼场上队长;排球比赛,我是主力二传。

每年一度的春节扭秧歌,我是哪需要哪到,找不到人时我就打鼓、大多时候是吹唢呐、锣鼓手吹唢呐都齐全时,我就带头扭秧歌,就是那秧歌领头的。有过文艺演出经历的我,扭起秧歌来潇洒自如,是很简单的事。

 

8、农场改革

江湾农场改革,由县办农场变为行政村。开始不长时间,就进行不下去了。主管农业副县长,缩回县里,不敢去了。他找到常务副书记,说要我帮助推进江湾改革。常务副书记说:“改革是你政府的事,事先也没和我们商量,整不了,拔橛子找我们了,建国没有时间!

这副县长还真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他又找到县委书记,找到县长,说江湾改革工作多么难,就得我去才整得了。县长、县委书记找到我,对我说:“建国呀,江湾改革搞不下去了,你是最能肯硬骨头的,还是你去一趟吧。”我说:“你们可别忽悠我了,就说让我去就是了。”书记嘱咐道:“你可是去拔橛子去了,可别陷进去啊!”我说:“既然交给我了,你们就放心吧。”

我到了江湾,可是够乱的,一大群人围着厂部吵闹。我马上感到,宣传工作不细致,思想发动不到位,群众从心里没有接受改革。

我让乡干部把厂里领导和有影响的人物都叫到厂部屋里,我给他们讲解,县办农场,是应战备需要设立的,过去由国家投资供养,现在进入市场经济,国家不再供养,就需要变为行政村来管理了。改革是必须的,更是生存的需要。而且,改革会给职工带来自身利益的。一是土地由集体耕种,变为村民承包耕种,经营权和管理权归农户,更能够增强责任感,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继而取得更大效益;二是原农场职工身份不变,到60岁退休时享受社保工资待遇。

他们说:“听你这一讲,我们心里一下子敞亮了!”我说:“那就分头和老百姓做宣传去吧。”

乡里干部编制出了土地承包方案,贴出去公示。乡干部每天接待一些群众来访,做一些解释工作。我就没事了,喝了好几天酒。

公布土地承包合同那天,敲锣打鼓,大红标语,鞭炮齐鸣,好不热闹!还有热闹的,有一部分土地仍归村集体所有,对村民实行了竞标承包,村民们南腔北调的喊着标的,最后是一锤定音,我的工作圆满结束了。

回到县里,碰到县长,他问:“呦!建国你回来了?!”我说:“回来了。”“整完了?”“整完了。”“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我和他解释说:“用双手打开一把锁是不可能的,当你找到钥匙再打开它就很简单了。”“你这小子!”他重重的给了我一拳。

 

 9、三卡防汛

一次黑龙江汛情严重,我到三卡乡指挥防汛,县委书记把退二线的老县委副书记派去协助我工作。我从县里调去两台150大型推土机,集中乡里五台60推土机,组织全乡干部群众全部投入抗洪抢险之中,集中修筑南北两处大坝。

随着大坝步步增高,洪水也在逐渐的上涨,大坝多处渗水,危在旦夕。我深深懂得事态的严重性,一面部署乡长继续带领乡干部群众修筑大坝,在渗水部位压上装满土的编织袋子,最大限度的防住洪水;一面安排乡党委书记,组织村民住户迅速全部转移到高地,以防不测。

晚上五点多钟,老副书记派人把我从大坝上叫到乡里,非常沉重的和我说:“不行了,大坝怕是保不住了。”我说:“保不住也得保!”吃饭时我几口就喝下半斤白酒,严肃的对大家说:“危险在即,有一线希望,也要全力以赴抢修大坝,指挥部的领导,谁也不准说熊话!”之后部署最后再清理一次村民,确保村里不留一人,领导各就各位,拼死守住各个关口。

苍天助我,就在大坝摇摇欲坠就要崩溃的时候,江水停止了上涨,而且出现了很快的回落,我又一次赢了!村子保住了,老百姓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