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井雾石

以诚会友、抒发情感、取长补短、品味人生

 
 
 

日志

 
 

知青钻井队【原创】  

2009-08-03 10:43:30|  分类: 轶事【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钻井队

       从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到浑圆的臂膀铁红的脸。这是当年区别新老知青的显著特征。我作为当年的知青,当然也经历了这样的形体演变过程。知青的艰苦生活,使我脱去了稚嫩,磨练了意志,砥砺了锋芒。

  这里讲的是我难忘的一段知青生活和工作的插曲。1974年8月初,根据工作需要,呼玛县政府决定,将原国家拨给兴华公社打井的苏制500米钻机,连同技术骨干人员,一同调到呼玛县椅子圈煤矿,组建呼玛县椅子圈煤矿地质勘探钻井队。组成人员分别为,原打井队两名领导继续任队长和指导员。原打井队分别来自上海、齐齐哈尔的两名知青和一名兴华公社回乡青年,继续任技术骨干。从呼玛县1974年下乡至煤矿大桥青年点抽调了12名知青。3名老知青时年二十五六岁,加上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呼玛知青,组成了一支生机勃勃的队伍。这支队伍的建立,揭开了呼玛煤矿地质钻探的序幕。这是一支生龙活虎,敢打敢拼的青年突击队,它像一面旗帜,激励了全矿抓革命促生产的热潮,也为呼玛煤矿地质钻探,写下了不朽的历史篇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队伍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十几吨重的钻机、几十吨重的附属设施和十六米高的原木钻塔的搬迁和安装。矿里领导看我们力量单薄,欲派一批老工人帮助我们搬迁和设备安装。在钻井队的动员大会上,大家群情激荡,斗志昂扬,一致表示,我们不用外援,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们也一定能做到。

  先是装卸就是一大难关,我们仅有的一台60拖拉机和自制的大爬犁。物件重没有吊车,必须全部用人抬,很多大件是抬也抬不动的。这时上学时学过的什么杠杆、滑板、滚杠等物理原理都用上了。大家喊着号子,齐心协力,有时用尽力气,一号下来,物件只挪动一寸,甚至一厘米。抬物件更加吃力,我们岁数小力不足,成年人两个人抬动的,我们几个人抬还直打晃。但是我们咬着牙,强挺着腰,硬是把所用的部件一件一件运到了作业点。

  几天下来,搬迁完毕,大家疲惫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坚毅。然而更艰难的还在后面。由四根16米长圆木组成的塔架,不用吊车把它立起来,可不是简单的事。当时如花钱雇吊车,得用数千元到黑河雇,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为了节省财力,大家出主意想办法,经过反复研究,一个利用现有设备,树立塔架的方案形成了。仅有的动力设备是一台拖拉机、一副“倒链”和一台千斤顶。我们先把四根塔柱摆正位置,用“倒链”把塔尖吊起离地2米多,这个高度距离立起塔柱还差得很远。我们先把离开地面的塔柱分别支上架杆加以稳定,再用千斤顶顶住一根顶杆顶在塔尖位置,按动千斤顶压杆,靠千斤顶的顶力,把塔尖往高顶。虽然很慢,每次只能顶高20公分,但每顶高一次,架杆支撑一次,塔尖就不断升高。不知反复多少次,终于将塔尖顶到了5米左右的高度。我们刨开冻土,将一侧的两条“塔腿”抵入冻土坑中,用大绳系在塔尖,链轨车牵动大绳,在远处慢慢起动,随着大绳的渐渐绷紧,钻塔被徐徐拉起,再用钢钎逐个调整好塔柱的位置。我们成功了,一座高耸雄伟的钻塔,岿然屹立于群山峻岭之中。极度兴奋之余,我们方觉得天已经黑了,干了一整天,中午没有吃饭,晚风吹凉了汗水浸透的衣衫。返回的路上,大家蹦着跳着,山林里回荡着胜利的欢声笑语。

                               “铁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得到

  钻机的轰鸣,打破了山林的宁静。泥浆和油腻伴着一张张稚气顽皮的笑脸。随着钻头的一尺尺渐进,一根根岩芯被提取出来,记载下了呼玛煤矿有史以来的一项项地质构造科学数据。采矿业也从此走上了计划开采的规范化轨道。

  山里的夏天,蠓叮蚊咬,烈日暴晒。一个夏天下来,一帮原来皮肤白嫩的学生,变成了一个个古铜色肌肤的棒小伙,我们挺过了夏季打钻这一关。大家经过摔打和磨练,逐渐变得成熟起来,钻井队也成为一支非常过得硬的队伍。井下遇上了“石崖”,我们挺进去,在潮湿的井下,奋战20多个昼夜,打穿了“石崖”,拿出了生产一线急需的地质构造资料,成为生产的“侦察兵”。矿里义务劳动,那里活最累最脏,我们就主动要求到哪里。我们喊出了,“困难面前我们,我们面前没困难”的口号。坚强的自信心鼓舞全队,我们面前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

  74年深秋时节,水面开始封冻,钻井离不开的泥浆池也开始结冰。矿里领导要求尽量坚持干,实在干不了在停钻。全队召开会议,分析了情况,矿里生产急需地质资料。按设计排查钻孔,我们刚完成一半。是冬天过后再干,还是克服困难坚持干?“猫冬”享福少遭罪,而坚持干就要吃苦,就要克服很多困难。我们学习了铁人的事迹,在国家最需要原油的时候,他们人拉肩扛安钻机,用脸盆端冰化水,用大铁桶支在泥浆里架火取暖,保证了冬季打钻,创造了高寒地区冬季打钻的纪录。大家一致认为,“铁人”是人,我们也是人,“铁人”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我们向矿党委请战得到了批准。

  冬季逐渐到来,气温下降,我们遇到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一是泥浆加热,在泥浆池中支起大油桶做的大铁炉子,这需要不停火的烧,每班增加了打拌子的劳动量。二是起落钻具操作非常困难,钻杆喷出的泥浆,喷得浑身上下都是泥水,瞬间结冰,冻得硬邦邦的,手冻得不听使唤。三是铁制的钻具,遇到泥水,结成厚厚的冰,不断的敲打掉才能作业。四是棉帐包裹的钻塔,仍解决不了保暖。大家轮流到大铁炉前烤火,轮流作业,总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大兴安岭地区比大庆气温还要低10多度,钻塔帐篷内也要零下20多度。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咬牙坚持着,硬是挺过了残酷的严冬。在及时获得珍贵地质资料的同时,创造了我国最北陲高寒地区冬季打钻的新纪录。矿党委召开全矿职工大会表扬了我们,向全矿提出了“远学大庆,近学钻井队”的响亮口号,这是给予我们的最高荣誉。

  岁月流逝,当年我们战斗过的地方,已发生了新的变化。如今我们已走向社会的各个岗位,我们的名字已逐渐被矿区的人们所淡忘。然而难忘的知青生活和伙伴的身影,至今仍历历在目。

  他们是:上海知青潘正文;齐齐哈尔知青刘成忠;兴华公社回乡知青王喜和;呼玛知青侯建国、姜福安、杨立柱、张金升、李金章、苏春生、王文义、孙常华、贺建军、戴兴星、戴兴路、孙振英。

 

                                                         雾石

                                2002年4月发表于《呼玛知青风云录》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